《逆權司機》:小人物走向公義

Gear Chan 9/20/2017 12:00:00 AM 影評

當《十年》於香港上映面對重重困難之時,韓國有關社會題材的電影卻在本土大放異彩。截至9月20日為止,《逆權司機》於韓國入場人次高達1216萬人次,暫列2017年韓國最賣座電影首位及韓國史上最賣座電影第9名。

故事發生於1980年韓國的光洲民主化活動前夕。生活拮据的漢城的士司機,為了繳付積欠的房租,毛遂自薦接送外國乘客軒斯彼德往返光洲。司機本以為能夠輕易賺取10萬韓圜的酬勞,卻意外發現光洲正在進行大型的反政府示威行動。的士司機以為只是尋常的學生示威,卻意外發現光洲的示威跟媒體報導截然不同。意外置身於這場示威活動之中的的士司機又會如何抉擇?

縱然講述一場死傷人數眾多的歷史事件,但《逆權司機》並沒有以悲劇及煽情的手法來包裝整個故事。在死傷慘重的光洲事件外,當時的人民為了支援示威所付出及貢獻還有戲內角色的互動,都為這沉重的事件作出鬆弛有度的平衡。

整部電影的主角皆為社會大眾。的士司機、大學生、記者、父親、母親、兒子…戲內的人除了示威,就如同你我一樣只是一個普通人,同樣需要吃飯及休息、同樣因為面對毫不合理的武力鎮壓而感到憂傷及害怕。在這種種平凡不過的事情當中,更讓民眾對公義及民主的堅持更觸動人心。

同樣由宋康昊主演,香港片名同樣用到逆權二字。《逆權司機》不難讓人聯想到《逆權大狀》。毫無疑問《逆權司機》跟《逆權大狀》都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,但在相近的題材及相同的演員下,總會無可避免的將兩片作出比較。

《逆權大狀》取向較為嚴肅而《逆權司機》則悲喜交集;《逆權大狀》透過一幕幕的法庭戲帶來連場震撼,《逆權司機》就以適量的戲劇化讓故事更具娛樂性。
而《逆權司機》從小人物角度出發,讓角色更具感染力。即使《逆權大狀》的宋佑碩律師跟《逆權司機》的的士司機同樣因為發現真相而有所轉變,但貼地的的士司機卻比起律師更成功的感動人心,更容易引起觀眾的共鳴。

距離光洲事件至今37年,韓國人能夠從電影當中直視國家過往的黑暗時期。《逆權大狀》、《逆權司機》能夠完成製作、公映及大收旺場並不盡是偶然。當事件發生、過去、成為歷史過後,是面對、反省、掩飾還是逃避,不同的選擇都會影響著一個人、一個地方或一個國家的發展。如何處理才算是正確或沒有標準,但流逝的時光終將見證著所有的人和事的興衰。

網台節目《影畫春秋》主持之一 Gear Chan

你可能感興趣

即將上映